老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老看书 > 你好啊!2010 > 第236章 谁是你未过门的媳妇?

第236章 谁是你未过门的媳妇?

“走吧,起那么早,你应该还没吃饭呢,正好你带我去前面的早餐店,去买些早饭。”程行道。

“我吃过了来的。”姜鹿溪道。

“你觉得我信吗?”程行没好气地问道。

姜鹿溪不吱声了。

她是有想过起来之后,在家里吃过饭再来的,但她怕做饭跟吃饭的时候耽误时间,然后程行骑着摩托车早到了,因此起来后,她洗漱完毕后,就直接骑着车子往这赶了。

“好了,快走吧,昨天六七点钟吃的饭,起来又跑了半个小时的步,我都快饿死了。”程行道。

“这里的路很平,你,你攥着我的衣服就行了,可别搂我的腰。”姜鹿溪道。

姜鹿溪还是很害怕等下自己启动车子后,程行后会去搂住她的腰的,那也太羞人了,这个时候旁边去菜市场买菜的人可是不少的,而他们只是朋友,程行也不能这么做的。

“放心,说了,没追到之前,不会主动去抱你的。”程行道。

“你上次就抱了。”姜鹿溪道。

“上次是为了帮你过水坑啊,而且当时我还问了伱,你也同意了。”程行道。

“那也是抱了。”姜鹿溪道。

“你同意的,可不能不讲理啊!”程行道。

姜鹿溪抿了抿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程行提出这个过分的要求时,她竟然会直接同意了,牵手就很过分了,而搂抱显然是更过分的事情。

当时真不该同意的,真不知道自己当时在想什么。

鞋子湿了就湿了嘛,哪能让程行抱着自己啊!

这样一算,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搂抱,都没有了。

姜鹿溪启动了车子,载着程行向着前面的早餐店驶去。

这将近一年的时间以来,每到放假的时候都来程行家帮他补习,而到了饭店程行也会带着她出去吃饭,姜鹿溪基本上已经把这块地方全给摸熟了。

“就在这家包子店停吧。”程行道。

“嗯。”姜鹿溪点了点头,停下了车子。

程行从自行车上跳了下来,然后去买了一些菜包和肉包。

等把早餐买完之后,姜鹿溪又载着他去了他家。

到了家门口后,程行下来,然后将家的大门给打开。

此时程船正好拿着包从屋内走来。

“现在就要走?要不要吃过早饭再走?”程行问道。

“不用了,你们吃就行。”程船走出门外,然后对着门口的姜鹿溪打了声招呼。

他用钥匙将车门打开,便开着车去了公司。

程行的母亲并没有跟着去公司,虽然程行昨天已经说了,不用她这几天特意留在家里为他做饭,但邓英还是没同意,硬要在程行即将高考的这几天留在家里给他好好做几天他爱吃的东西。

程行走进屋子的时候,邓英已经起来了。

她看到外面推着自行车走进院子的姜鹿溪,便走过去问道:“小溪,怎么来的那么早?”

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程行跟她说了,这几天姜鹿溪也会来他们家帮他复习,这让邓英既惊讶又感激,她可是听程行说过的,虽然姜鹿溪已经提前保送了华清,但是这次高考她可是也会参加的,因为这次高考能取得一个好成绩的话,政府跟学校都会给她一笔不菲的奖学金,而对于姜鹿溪来说,这比奖学金还是非常重要的。

因为现在大学生的开销可不低,程行的堂姐程雯,在复旦上学,一个月的生活费就得五六千块钱,她这虽然算是花的多的,但普通的一个月也得一两千块钱吧,这一两千块钱对于他们来说自然不算多,但是对于姜鹿溪肯定算是很多的。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姜鹿溪自己没有好好复习,却从家里大老远的骑一个多小时的自行车来帮程行复习,邓英又怎能不感激。

不仅感激,她还有些心疼。

平湖到这里有多远她是知道的。

现在就到了,那肯定五点多就起来了。

邓英不由得对着屋里的程行说道:“你这个兔崽子,知道小溪要来,怎么不骑车去小溪家里接她,还让她那么早骑一个多小时的自行车过来。”

还没等程行说话,姜鹿溪就先开了口,她道:“阿姨,这跟程行没有关系,他昨天跟我说了要七点的时候去我家接我的,是我不想麻烦他,自己骑着车早早过来的。”

“你这是为什么?让程行骑着摩托车去接你,十多分钟就到了,你这从家里骑着车子过来,要骑一个多小时呢,多辛苦啊!”邓英说道。

“不辛苦的。”姜鹿溪摇了摇头。

“不行,明天你老老实实在家等着,不准那么早过来,那么远的路,哪能不辛苦,明天让程行去接你去。”邓英皱着眉头说道。

这孩子,也太倔了,弄的邓英也生气了。

“好了妈,说话那么凶干什么?我刚刚已经跟她说过了,她已经同意明天让我去接她了。”程行说道。

邓英听到程行的话,脸色才缓和下来,然后没好气的说道:“你倒是会护短,我这还没说小溪两句呢,你就心疼护上了。”

姜鹿溪闻言,则是俏脸通红。

邓阿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她也知道程行喜欢自己了?

“我这不是护短,姜鹿溪可是我的家教老师,妈你太凶了的话,会把鹿溪给吓到的,要是吓到了,你以后要是想长久的见到可不容易了。”程行笑道。

邓英闻言则是瞥了自家儿子一眼。

八字还没一撇呢,你什么时候要是真能把她给追到手,那才真的算牛。

而姜鹿溪的脸则是更红了,在望向程行的时候,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这无赖,怎么口无遮拦,什么话都说啊!

自己跟他就只有朋友关系,可没有其它什么关系。

希望邓阿姨不要误会了才好。

等他们吃完早餐,邓英出了门找人打麻将去了后,姜鹿溪才看着程行道:“你刚刚怎么又乱说话?你这样会让阿姨误会的。”

“误会就误会呗。”程行从冰箱里拿了一盒纯牛奶。

“我喜欢你,又不只是一时一刻的事情,而是一辈子的事情,这样喜欢下去,他们早晚会知道的,到时候要是快三十岁的时候还没追到你,那时候他们催我相亲,我也有理由回绝他们,因为我早就有喜欢的人了,所以不能听他们的去相亲。”程行道。

如果前世,早点认清自己的内心,早点知道自己喜欢姜鹿溪,那么在父母无数次的催婚让自己相亲时,那自己还真就有了借口,他们无数次问自己不想相亲,是不是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或者是在谈了,但是因为自己根本就没有的关系,他们才会给自己一直相亲。

“那要真到了三十多还没有追到,岂不是要打光棍了?”姜鹿溪问道。

“不知道,也许到时候还没有追到,也有可能会顶不住父母的压力,去找个人随便结婚然后生个孩子。”程行笑道。

姜鹿溪的心里忽然有些难受,她抿了抿嘴,然后道:“骗子,你看,你刚刚不还说喜欢我是一辈子的事情吗?现在又说三十岁追不到就要随便找个人结婚生子。”

程行看了她一眼,笑道:“逗你呢。”

他将那盒纯牛奶的吸管拿下来插进孔里,然后递给她道:“我只想知道刚刚那么一瞬间,你有没有一丝一毫的难受。”

姜鹿溪撇了撇嘴,道:“没有。”

看着程行递过来的牛奶,姜鹿溪根本没有去接。

但程行就那样保持着不动,并没有把牛奶给拿回来。

他认真地道:“小鹿溪,放心,就算是大学时追不到,三十岁时也追不到,我也不会放弃的,因为人生也不只是二十岁和三十岁,还有四十岁,五十岁和六十岁呢。”

“只要能追到你,哪怕拥有一天,也算值了。”

这是程行的坚持。

也是程行对待感情的倔强。

更是在遇到一个真正喜欢的女孩儿时,绝不放手的信念。

在这个年代,遇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女孩儿,很不容易。

喜欢了,就要用尽全身力气去抓住。

哪怕这件事情很难。

哪怕到最后依旧得不到。

不论何时,情话都是这世上最动人的话。

只是,有时候,它是得看是谁说的。

或许这世上所有人的情话都对姜鹿溪造不成什么影响。

但此时的程行,却是有的。

因为对于程行而言,他的情话,不只是说了,还做了。

姜鹿溪的心湖又一次泛起了涟漪。

这一次的涟漪,在最近这段时间,从奶奶去世,程行帮她忙前忙后的办葬礼,到那次冒着大雨赶到她的身边,把她护在身后,给了孙琦一巴掌,最终到了此时,达到了巅峰。

所有的涟漪,都没有此时泛的大。

姜鹿溪用力去压制这些涟漪。

但心是不受人使唤的。

盛夏的风吹过院外的梧桐,吹起白杨树上的树叶,晃动起了树上的枝丫,惊动起了枝丫上的许多喜鹊,它们吹进了院子里,又从院里吹进了屋里。

最终吹动起了姜鹿溪那平静如水的心弦。

看着程行那一直伸在自己面前的手。

姜鹿溪伸过手,将他递过来的那盒牛奶拿了过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很长,也许很短。

“复习吧。”姜鹿溪看着他道。

“嗯,好。”程行道。

她将桌子上吃剩下的早餐袋子收拾了一下,放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看着垃圾桶内的垃圾已经快满了,她又把垃圾桶拿到外面,把垃圾桶内的垃圾扔到了路边的大垃圾桶内。

将垃圾扔完后,她并没有急着回来。

而是站在路边,吹了会儿了盛夏时清晨的风。

等那些风将吹走了她刚刚跳动不止的一些东西后。

姜鹿溪用手撩了撩耳边被风吹乱的长发,然后回到了屋子中。

程行将书本和笔拿了出来。

姜鹿溪在旁边坐了下来,帮他复习起了题。

快到上午的时候,邓英从外面走了回来。

她问道:“小溪,你喜欢吃什么菜,等下我去买些回来做给你吃。”

她笑道:“程行喜欢吃的估计你不喜欢吃,他就喜欢吃什么咸菜饼子和死面饼子这些东西,以前就要我给他做,那时候公司里忙,哪有时间花那么多的时间和面去给他擀,不过现在有时间了,倒是可以给他做下,他估计已经馋死了,我得有好长时间没做过这个了。”

“妈,这你可就说错了。”程行笑道:“如果说以前,那肯定是馋你擀的咸菜饼子跟死面饼子的,但现在可不一样了。”

“哪不一样了?”邓英不解地问道。

程行看了姜鹿溪一眼,笑着没吱声。

“小溪,你喜欢吃什么菜,我去买回来给你做。”邓英道。

“阿姨,你用管我的,我自己等下到外面随便就能吃些,我有钱的。”姜鹿溪说着,还把兜里带来的三块钱拿了出来。”

她道:“三块钱,够吃一顿午饭的了。”

邓英看着她从兜里掏出来的那三个硬币,道:“三块钱够吃什么的?再说了,你这么帮着程行复习,程行现在学习成绩能提升那么快,你功不可没,你都来到我们家了,我们怎么可能再让你花钱去外面吃?”

“你要是再说要自己一个人出去吃这种话,那我可生气了,快跟阿姨说,你喜欢吃什么,阿姨去给你买。”邓英道。

姜鹿溪还真的怕邓英再生气,要是因为这点小事惹得邓阿姨生气就不好了,于是她道:“我也喜欢吃咸菜饼子跟死面饼子的,要不就做些死面饼子,弄点辣椒油就好了。”

程行的母亲要做死面饼子或者咸菜饼子的话,她也是可以帮着做的。

“这怎么行?算了算了,还是不问你了,我自己出去买吧。”邓英说道。

邓英说着,便走出了门。

“在我们家吃饭,你竟然让我妈给你吃死面饼子加辣椒油,小鹿溪,你是怎么想的?”程行好笑地说道。

“难道不行吗?你去我们家的时候,也是这样吃的啊!”姜鹿溪道。

“不一样的,先不说我去你们家,你和奶奶还会割些肉给我吃,就光是你和我母亲的这个身份,我妈也不能用死面饼子和辣椒油来招待你啊!”程行笑道。

“什么身份啊?”姜鹿溪不解地问道。

“你有很大可能未来会是我未过门的媳妇,你有见过儿媳妇来家里吃饭,婆婆用死面饼子和辣椒油来招待她的吗?”程行好笑地问道。

“什么啊?谁,谁是你未过门的媳妇?”姜鹿溪俏脸通红地问道。

姜鹿溪的心里忽然有些难受,她抿了抿嘴,然后道:“骗子,你看,你刚刚不还说喜欢我是一辈子的事情吗?现在又说三十岁追不到就要随便找个人结婚生子。”

程行看了她一眼,笑道:“逗你呢。”

他将那盒纯牛奶的吸管拿下来插进孔里,然后递给她道:“我只想知道刚刚那么一瞬间,你有没有一丝一毫的难受。”

姜鹿溪撇了撇嘴,道:“没有。”

看着程行递过来的牛奶,姜鹿溪根本没有去接。

但程行就那样保持着不动,并没有把牛奶给拿回来。

他认真地道:“小鹿溪,放心,就算是大学时追不到,三十岁时也追不到,我也不会放弃的,因为人生也不只是二十岁和三十岁,还有四十岁,五十岁和六十岁呢。”

“只要能追到你,哪怕拥有一天,也算值了。”

这是程行的坚持。

也是程行对待感情的倔强。

更是在遇到一个真正喜欢的女孩儿时,绝不放手的信念。

在这个年代,遇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女孩儿,很不容易。

喜欢了,就要用尽全身力气去抓住。

哪怕这件事情很难。

哪怕到最后依旧得不到。

不论何时,情话都是这世上最动人的话。

只是,有时候,它是得看是谁说的。

或许这世上所有人的情话都对姜鹿溪造不成什么影响。

但此时的程行,却是有的。

因为对于程行而言,他的情话,不只是说了,还做了。

姜鹿溪的心湖又一次泛起了涟漪。

这一次的涟漪,在最近这段时间,从奶奶去世,程行帮她忙前忙后的办葬礼,到那次冒着大雨赶到她的身边,把她护在身后,给了孙琦一巴掌,最终到了此时,达到了巅峰。

所有的涟漪,都没有此时泛的大。

姜鹿溪用力去压制这些涟漪。

但心是不受人使唤的。

盛夏的风吹过院外的梧桐,吹起白杨树上的树叶,晃动起了树上的枝丫,惊动起了枝丫上的许多喜鹊,它们吹进了院子里,又从院里吹进了屋里。

最终吹动起了姜鹿溪那平静如水的心弦。

看着程行那一直伸在自己面前的手。

姜鹿溪伸过手,将他递过来的那盒牛奶拿了过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很长,也许很短。

“复习吧。”姜鹿溪看着他道。

“嗯,好。”程行道。

她将桌子上吃剩下的早餐袋子收拾了一下,放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看着垃圾桶内的垃圾已经快满了,她又把垃圾桶拿到外面,把垃圾桶内的垃圾扔到了路边的大垃圾桶内。

将垃圾扔完后,她并没有急着回来。

而是站在路边,吹了会儿了盛夏时清晨的风。

等那些风将吹走了她刚刚跳动不止的一些东西后。

姜鹿溪用手撩了撩耳边被风吹乱的长发,然后回到了屋子中。

程行将书本和笔拿了出来。

姜鹿溪在旁边坐了下来,帮他复习起了题。

快到上午的时候,邓英从外面走了回来。

她问道:“小溪,你喜欢吃什么菜,等下我去买些回来做给你吃。”

她笑道:“程行喜欢吃的估计你不喜欢吃,他就喜欢吃什么咸菜饼子和死面饼子这些东西,以前就要我给他做,那时候公司里忙,哪有时间花那么多的时间和面去给他擀,不过现在有时间了,倒是可以给他做下,他估计已经馋死了,我得有好长时间没做过这个了。”

“妈,这你可就说错了。”程行笑道:“如果说以前,那肯定是馋你擀的咸菜饼子跟死面饼子的,但现在可不一样了。”

“哪不一样了?”邓英不解地问道。

程行看了姜鹿溪一眼,笑着没吱声。

“小溪,你喜欢吃什么菜,我去买回来给你做。”邓英道。

“阿姨,你用管我的,我自己等下到外面随便就能吃些,我有钱的。”姜鹿溪说着,还把兜里带来的三块钱拿了出来。”

她道:“三块钱,够吃一顿午饭的了。”

邓英看着她从兜里掏出来的那三个硬币,道:“三块钱够吃什么的?再说了,你这么帮着程行复习,程行现在学习成绩能提升那么快,你功不可没,你都来到我们家了,我们怎么可能再让你花钱去外面吃?”

“你要是再说要自己一个人出去吃这种话,那我可生气了,快跟阿姨说,你喜欢吃什么,阿姨去给你买。”邓英道。

姜鹿溪还真的怕邓英再生气,要是因为这点小事惹得邓阿姨生气就不好了,于是她道:“我也喜欢吃咸菜饼子跟死面饼子的,要不就做些死面饼子,弄点辣椒油就好了。”

程行的母亲要做死面饼子或者咸菜饼子的话,她也是可以帮着做的。

“这怎么行?算了算了,还是不问你了,我自己出去买吧。”邓英说道。

邓英说着,便走出了门。

“在我们家吃饭,你竟然让我妈给你吃死面饼子加辣椒油,小鹿溪,你是怎么想的?”程行好笑地说道。

“难道不行吗?你去我们家的时候,也是这样吃的啊!”姜鹿溪道。

“不一样的,先不说我去你们家,你和奶奶还会割些肉给我吃,就光是你和我母亲的这个身份,我妈也不能用死面饼子和辣椒油来招待你啊!”程行笑道。

“什么身份啊?”姜鹿溪不解地问道。

“你有很大可能未来会是我未过门的媳妇,你有见过儿媳妇来家里吃饭,婆婆用死面饼子和辣椒油来招待她的吗?”程行好笑地问道。

“什么啊?谁,谁是你未过门的媳妇?”姜鹿溪俏脸通红地问道。

姜鹿溪的心里忽然有些难受,她抿了抿嘴,然后道:“骗子,你看,你刚刚不还说喜欢我是一辈子的事情吗?现在又说三十岁追不到就要随便找个人结婚生子。”

程行看了她一眼,笑道:“逗你呢。”

他将那盒纯牛奶的吸管拿下来插进孔里,然后递给她道:“我只想知道刚刚那么一瞬间,你有没有一丝一毫的难受。”

姜鹿溪撇了撇嘴,道:“没有。”

看着程行递过来的牛奶,姜鹿溪根本没有去接。

但程行就那样保持着不动,并没有把牛奶给拿回来。

他认真地道:“小鹿溪,放心,就算是大学时追不到,三十岁时也追不到,我也不会放弃的,因为人生也不只是二十岁和三十岁,还有四十岁,五十岁和六十岁呢。”

“只要能追到你,哪怕拥有一天,也算值了。”

这是程行的坚持。

也是程行对待感情的倔强。

更是在遇到一个真正喜欢的女孩儿时,绝不放手的信念。

在这个年代,遇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女孩儿,很不容易。

喜欢了,就要用尽全身力气去抓住。

哪怕这件事情很难。

哪怕到最后依旧得不到。

不论何时,情话都是这世上最动人的话。

只是,有时候,它是得看是谁说的。

或许这世上所有人的情话都对姜鹿溪造不成什么影响。

但此时的程行,却是有的。

因为对于程行而言,他的情话,不只是说了,还做了。

姜鹿溪的心湖又一次泛起了涟漪。

这一次的涟漪,在最近这段时间,从奶奶去世,程行帮她忙前忙后的办葬礼,到那次冒着大雨赶到她的身边,把她护在身后,给了孙琦一巴掌,最终到了此时,达到了巅峰。

所有的涟漪,都没有此时泛的大。

姜鹿溪用力去压制这些涟漪。

但心是不受人使唤的。

盛夏的风吹过院外的梧桐,吹起白杨树上的树叶,晃动起了树上的枝丫,惊动起了枝丫上的许多喜鹊,它们吹进了院子里,又从院里吹进了屋里。

最终吹动起了姜鹿溪那平静如水的心弦。

看着程行那一直伸在自己面前的手。

姜鹿溪伸过手,将他递过来的那盒牛奶拿了过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很长,也许很短。

“复习吧。”姜鹿溪看着他道。

“嗯,好。”程行道。

她将桌子上吃剩下的早餐袋子收拾了一下,放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看着垃圾桶内的垃圾已经快满了,她又把垃圾桶拿到外面,把垃圾桶内的垃圾扔到了路边的大垃圾桶内。

将垃圾扔完后,她并没有急着回来。

而是站在路边,吹了会儿了盛夏时清晨的风。

等那些风将吹走了她刚刚跳动不止的一些东西后。

姜鹿溪用手撩了撩耳边被风吹乱的长发,然后回到了屋子中。

程行将书本和笔拿了出来。

姜鹿溪在旁边坐了下来,帮他复习起了题。

快到上午的时候,邓英从外面走了回来。

她问道:“小溪,你喜欢吃什么菜,等下我去买些回来做给你吃。”

她笑道:“程行喜欢吃的估计你不喜欢吃,他就喜欢吃什么咸菜饼子和死面饼子这些东西,以前就要我给他做,那时候公司里忙,哪有时间花那么多的时间和面去给他擀,不过现在有时间了,倒是可以给他做下,他估计已经馋死了,我得有好长时间没做过这个了。”

“妈,这你可就说错了。”程行笑道:“如果说以前,那肯定是馋你擀的咸菜饼子跟死面饼子的,但现在可不一样了。”

“哪不一样了?”邓英不解地问道。

程行看了姜鹿溪一眼,笑着没吱声。

“小溪,你喜欢吃什么菜,我去买回来给你做。”邓英道。

“阿姨,你用管我的,我自己等下到外面随便就能吃些,我有钱的。”姜鹿溪说着,还把兜里带来的三块钱拿了出来。”

她道:“三块钱,够吃一顿午饭的了。”

邓英看着她从兜里掏出来的那三个硬币,道:“三块钱够吃什么的?再说了,你这么帮着程行复习,程行现在学习成绩能提升那么快,你功不可没,你都来到我们家了,我们怎么可能再让你花钱去外面吃?”

“你要是再说要自己一个人出去吃这种话,那我可生气了,快跟阿姨说,你喜欢吃什么,阿姨去给你买。”邓英道。

姜鹿溪还真的怕邓英再生气,要是因为这点小事惹得邓阿姨生气就不好了,于是她道:“我也喜欢吃咸菜饼子跟死面饼子的,要不就做些死面饼子,弄点辣椒油就好了。”

程行的母亲要做死面饼子或者咸菜饼子的话,她也是可以帮着做的。

“这怎么行?算了算了,还是不问你了,我自己出去买吧。”邓英说道。

邓英说着,便走出了门。

“在我们家吃饭,你竟然让我妈给你吃死面饼子加辣椒油,小鹿溪,你是怎么想的?”程行好笑地说道。

“难道不行吗?你去我们家的时候,也是这样吃的啊!”姜鹿溪道。

“不一样的,先不说我去你们家,你和奶奶还会割些肉给我吃,就光是你和我母亲的这个身份,我妈也不能用死面饼子和辣椒油来招待你啊!”程行笑道。

“什么身份啊?”姜鹿溪不解地问道。

“你有很大可能未来会是我未过门的媳妇,你有见过儿媳妇来家里吃饭,婆婆用死面饼子和辣椒油来招待她的吗?”程行好笑地问道。

“什么啊?谁,谁是你未过门的媳妇?”姜鹿溪俏脸通红地问道。

姜鹿溪的心里忽然有些难受,她抿了抿嘴,然后道:“骗子,你看,你刚刚不还说喜欢我是一辈子的事情吗?现在又说三十岁追不到就要随便找个人结婚生子。”

程行看了她一眼,笑道:“逗你呢。”

他将那盒纯牛奶的吸管拿下来插进孔里,然后递给她道:“我只想知道刚刚那么一瞬间,你有没有一丝一毫的难受。”

姜鹿溪撇了撇嘴,道:“没有。”

看着程行递过来的牛奶,姜鹿溪根本没有去接。

但程行就那样保持着不动,并没有把牛奶给拿回来。

他认真地道:“小鹿溪,放心,就算是大学时追不到,三十岁时也追不到,我也不会放弃的,因为人生也不只是二十岁和三十岁,还有四十岁,五十岁和六十岁呢。”

“只要能追到你,哪怕拥有一天,也算值了。”

这是程行的坚持。

也是程行对待感情的倔强。

更是在遇到一个真正喜欢的女孩儿时,绝不放手的信念。

在这个年代,遇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女孩儿,很不容易。

喜欢了,就要用尽全身力气去抓住。

哪怕这件事情很难。

哪怕到最后依旧得不到。

不论何时,情话都是这世上最动人的话。

只是,有时候,它是得看是谁说的。

或许这世上所有人的情话都对姜鹿溪造不成什么影响。

但此时的程行,却是有的。

因为对于程行而言,他的情话,不只是说了,还做了。

姜鹿溪的心湖又一次泛起了涟漪。

这一次的涟漪,在最近这段时间,从奶奶去世,程行帮她忙前忙后的办葬礼,到那次冒着大雨赶到她的身边,把她护在身后,给了孙琦一巴掌,最终到了此时,达到了巅峰。

所有的涟漪,都没有此时泛的大。

姜鹿溪用力去压制这些涟漪。

但心是不受人使唤的。

盛夏的风吹过院外的梧桐,吹起白杨树上的树叶,晃动起了树上的枝丫,惊动起了枝丫上的许多喜鹊,它们吹进了院子里,又从院里吹进了屋里。

最终吹动起了姜鹿溪那平静如水的心弦。

看着程行那一直伸在自己面前的手。

姜鹿溪伸过手,将他递过来的那盒牛奶拿了过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很长,也许很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